第一六七章:大结局:未了大的心愿

推荐阅读: 万衍道尊侯爷绝宠:嗜睡太子妃末世控植师总裁,我要离婚玄帝限时娇妻太极第一人天降色女,五夫临门修仙宠儿的逆袭婚后相爱·老婆,离婚无效!

    第一六七章:大结局:未了的心愿

    老石望了望车外的雾霾,叹了一声,咒骂道:“这个鬼天气!”他又把脸转向江河,问:“你们老板得的是什么病?他在电话里说是得了绝症?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江河悲戚戚的说:“他得的是胰腺癌,而且是中晚期,是绝症。”

    老石惊讶不已:“这么严重?怎么没有早一点发现?他那么大一个老板,不经常去做体检?”

    江河长叹一声,说:“这段时间老板太忙了,为了钢厂的事情,他忙里忙外的,一直没有时间去体检,这不是这一次,实在是吃不消了,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,才去医院去检查,一查,就出事了,是胰腺癌,而且还是中晚期!”

    “唉,怎么会这样?!”老石难过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江河继续说:“老板的身体,你也是知道的,平日里很少感冒,身体一直很棒实,不过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只要一听到谁得了胰腺癌,他就会产生疑惑,总是觉得自己的胰腺也出了问题,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和我说,我要是得病啊,要得就得胰腺癌,要得就得死病。谁知道,现在他还真得了这个病,你说奇怪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老石惋惜的说:“可惜了啊,他才多大?五十多岁啊,对于男人来说,特别是像他这样拥有几百亿财富的男人来说,不正是人生大好时光吗?他还有许多心愿未了,他打电话给我,让我过来,说是要和我交待一些事情,现在可好,我们连个面都没见上,他就这样了,这怎么行呢?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?医生怎么说?”

    江河说:“医生说暂时脱离了危险期,但什么时候能醒过来,医生也无法确定。”

    老石连连叹惜说: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”他又问江河:“他这么一个大老板,得病的事,怎么没见新闻媒体有报道?”

    江河告诉老石,钟钢铁得病的事,只有他身边很少的几个人知道,自从他查出病之后,他就不再接见外人了,就是市长约见他,他也以出国在外为理由,避而不见,所以,到目前为止,社会上还没有人知道他的病情。

    老石催促司机:“师傅,你开快点啊。”他有点急不可耐了,他真想身上长出两个翅膀,立马飞到钟钢铁身边。

    此时,躺在海湾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里的钟钢铁,正怀着矛盾的心情,等待着老石能够来到自己的身边!

    钟钢铁口不能言,眼不能开,可他的心还在跳动,他的大脑一刻也没有停止思维。他清楚的记得,他昨天打电话给老石,请老石过来,他要和老石好好谈谈,想把一些事情托付给他。经过再三恳求,老石答应了。对于即将到来的见面,他非常期待,心情也很激动,他一宿没有睡好觉,临天明的时候,感觉到口渴,想喝杯白开水,他就起shen下chuang,走到茶几旁边,倒了一杯水,他端着水杯,刚要喝,就感觉天旋地转,随后,他就晕倒在地。还好,就在他倒地的那一刻,他伸手按下了紧急呼叫按钮。他听见他的贴身保安丛大海和他的保健医生从隔壁房间里冲了进来,保健医生给他安上了呼吸机,接着,又进来几个人,他们把他抬到了车上,一路狂奔,将他送到海湾市人民医院,送到了重症监护室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折腾,医生们总算住了手。他听见医生说,没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钟钢铁心里说:我当然没有生命危险,我现在还不能死,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办好,我怎么能死呢?我还没有见到老石,我还没有和他好好的聊聊,我哪能死啊。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都先后离开了监护室,房间里寂静下来。只有监护仪在“嘀,嘀”的响着。

    钟钢铁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老石来了没有?他昨天下午专门叮嘱江河,一定要把老石接过来,如果他有什么事情脱不开身,暂时不能接见老石的话,就由江河代他接待一下。没有想到,他这个安排,还真是安排的及时。他休克了,不能接待老石了,估计江河会接待好老石的。江河是他多年的搭档,江河办事,他放心。

    钟钢铁盼望着老石能过来看他,可他又不愿意这个时侯让老石来到他跟前,他不希望让老石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。他现在是个濒临死亡的人,躺在重症监护室里,样子一定很难看!他原先胖的像个弥勒佛,现在,却瘦的像济公!反差太大。这种反差,他自己都接受不了。所以,自从查出得了胰腺癌之后,他就不见任何人,除了少数几个亲信之外。

    十多年前,钟钢铁把老石从钢管厂里逼走了,后来,他投资钢铁,一炮打响,福布斯富豪榜上有名,声名显赫,名震四海,可老石呢?去搞环保了,去沙漠植树造林,还搞了一个齐疃河湿地公园。按照财富和社会名气来说,老石和他没法比!可是,可是,到了最后,他们却殊途同归,他跟在老石后边,要去学着做环保慈善事业了!

    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胰腺癌突然看上钟钢铁了,找上门来了,一点动静也没有,他就被胰腺癌给击倒了!他有再多的财富,再高的权势,也得屈服于胰腺癌!他一个超级大富豪,濒临死亡,命悬一线,而老石,一个普通人,却活蹦乱跳!

    但是,钟钢铁不甘心,他有的是钱,他的钱花也花不完,他要和胰腺癌做斗争!他想打败它!所以,他要去美国做手术,尽管胜算的把握不是很大,但是,他也要去赌一把,哪怕是他就死在了手术台上,他也甘心!

    在去美国动手术前,钟钢铁想和老石好好谈谈,把一些事情托付给他,因为,除了老石,他没有人可托付的了。但他现在突然晕倒了,他又不想让老石看到他病恹恹的样子,带着呼吸机的样子,他的自尊心受不了。他一个钢铁大老板,一直以强势展示于人,现在,他突然眼不能睁,口不能语躺在chuang上,一动也不能动,形似一具僵尸,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,他更愿意以这样的形态展示与人,他受不了。

    钟钢铁心里说:老石啊,你一定等着我啊,等我醒过来,咱俩好好的聊聊,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讲,包括我的那些极为si密的事情,不管是好事,还是坏事,我都告诉你,我有些事情还要托付给你啊,我准备给你两个亿,支援你建设齐疃河湿地公园,我还准备和你一起来建设鲁家河湿地公园的项目,让鲁家河的水变清,让周围的天空变蓝,我想让你陪着我,去看看齐疃河湿地公园,看看那里的丹ding鹤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钟钢铁听见江河和老石走进了重症监护室。

    江河轻声的呼喊他:“老板,老板,石老师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老石轻声呼喊:“东方,东方。”

    钟钢铁想睁开眼,看看老石,可眼睁不开,他想张口,和老石打个招呼,可嘴巴紧的很,他根本就张不开嘴,他的胳膊就更不用说了,软的像棉花,不说抬起来,就是动一动,都不可能。他急啊,他想和老朋友打个招呼啊,可是不能啊。

    医生对江河说:“病人暂时还不能说话。”

    老石问医生:“钟老板是个什么情况?什么时候能醒过来?”

    医生说:“暂时没有生命危险,但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,说不好。”

    老石对医生说:“请你们一定要想办法,让钟老板尽快的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医生说:“我们一定会尽力的。一旦病人醒过来,病情稳定下来之后,我们就把他转到海西医院,我们已经和强教授取得了联系,他下午就能赶过来。我听说强教授在胰腺肿瘤治疗技术方面最近获得重大突破,他的一项新技术,刚刚获得国家卫生部许可,听说对晚期胰腺肿瘤治愈率达到百分之三十以上,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六十以上。”

    老石高兴的说:“那就是说,钟老板还是有希望能治好的,那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河也高兴的说:“嗯,这是个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老石向外望了望,问江河:“钟老板家里人怎么没来啊?还没告诉他们吗?他三弟钟东山呢?他爱人呢?他母亲呢?”

    江河长叹一声,对老石说:“石老师,有些事,等我抽空慢慢的告诉你吧。石老师,要不,你先回俱乐部休息一下吧,等老板醒过来,你再过来看他。”

    老石望着躺在病chuang上的钟钢铁,说:“不用,我就在医院里等。我要等他醒过来。我也相信他一定能醒过来!”语气很坚定,容不得争辩。

    江河神色庄重的点点头,说:“嗯,我也相信他一定能醒过来,我陪着你一起等。”      听着老石几个人的对话,钟钢铁感动不已,他在心里说:“强教授,你快来救救我吧,我不出国做手术了,就按你的新技术,给我治疗吧,我不愿意死啊,我还想多活几年啊,活着有多好啊。”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——”“爸爸——”钟钢铁忽然听见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在喊自己,他回头一看,钢钢和瑶瑶正欢快的向自己奔来,后边,是颤巍巍的母亲,还有满面笑容的翠萍。钟钢铁激动不已,他想站起来去迎接家人,但却发现,自己根本就不能动。刚才的一切,不过是幻觉罢了。钟钢铁心里说:“妈,钢钢,瑶瑶,翠萍,你们等着我,等我好起来,我就把你们接到我身边,从此以后,咱们全家再也不分离了。亲们,你们一定要等着我啊。”

    两滴浑浊的泪珠,从钟钢铁的两只眼角里,慢慢的滚落出来。

    笼罩在大地上的雾霾好像是被一种力量所驱使,正在逐渐的散去,于是,本来将大地裹的严严实实的,这个时候,就有了裂痕。

    大地,逐渐变的光亮起来。

    </b>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